公子青离

可以的话点开看一下——

这里可以称呼为青离 ;

嗜猫如命,滴酒不沾 ;

专职写手,更文时间不定 ;

比较杂食,各圈都有涉猎 ;

有兴趣也会发些猫咪的萌照 ;

性别男,不是太太呢 ;

最后 ,

想与在下一起养猫吗,嗯?

【漠尚】御寒


#很甜的甜饼#

#有隐藏信息#

#看看能不能发现吧#

满天飘飞的大雪纷纷扬扬地落下,刺骨的寒风卷袭着冰霜,给这本就寒冷的天气又增添了无数寒意。

雪地里,两个并肩行走的身影显得格外突兀。

一个是完全不被寒气影响的漠北君,一直沉默不语,单薄的衣物和寒冷的天气对比明显,使他看起来神奇得如同天外来客,俊美的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,似乎完全不在意周围的情况。

而另一个人,漠北君身边的尚清华则是完全相反,全身都是厚厚的衣服,外面还披着一件羊毛斗篷,但还是冷的直打哆嗦,甚至红红的鼻子暗示着他很冷已经感冒了的事实。

终于,忍不住了的尚清华把冻红了的小脸从斗篷里多探出了一些,轻轻拽了下漠北君的袖子,吸着鼻子缓缓开口:

“那个,大王啊……”

这里好冷啊,你运功帮我御一下寒好不好?

漠北君脚步不停,只是面无表情地微微侧过头,余光瞥向尚清华,动作微小得几乎看不见,似乎只是随意地偏了一下头,根本没有在听尚清华再说什么。

看起来冷漠得不可方物。

尚清华顿时怂了,大王那么高冷,平常也不怎么关心自己,怎么可能管自己这点破事呢。

这么想着,尚清华默默把原本要说的话给咽了回去,冻得泛白的唇动了动,最后只说了句:

“算啦没什么大王我们继续走吧。”

谁叫自己战五渣,御不了寒,还命苦没人关心呢。

尚清华轻轻叹了口气,把脑袋缩回斗篷里,准备独自与这漫漫风雪抗争。

哎,要是大王也能对自己稍微好一点就好了。

闻言,漠北君却突然停住了脚步,盯着尚清华,不走了。

尚清华以为自己又哪里惹漠北君生气了,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,下意识地伸手护住头部,全身都抖啊抖的。

漠北君略皱着眉头,看着不停抖的尚清华。

良久,伸出手,轻轻,轻轻地捏住他护住头的一根食指。

尚清华一愣,错愕地看向漠北君,却见漠北君向来淡漠的脸上有些泛红,稍稍运功,热量便顺着他的食指流向整个身体。

漠北君在给尚清华用功力御寒。

尚清华张大了嘴,不可置信地看着漠北君。

漠北君不自然地别过脸,泛红的脸颊在平常总是扑克般的帅脸上显得格外明显。

下一秒,漠北君就被激动的热泪盈眶的尚清华扑了个满怀。

“呜哇大王你真是太好了啊……我想了那么久就想你给我御寒,但怕你不理我就不敢说了,结果大王你自己帮我了真是太好了啊!”

漠北君接住扑过来的尚清华,嘴角微微挑起。

“以后冷跟我说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会管你的。”

“嗯嗯。”

“不许乱想。”

“嗯嗯嗯。”

“其实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我一直在等你说你冷了。”

然后好顺理成章地给你御寒。

当然,这话漠北君是不会说的。

但尚清华一下子就懂了他的意思。

尚清华瞪大了眼睛,漠北君一张帅脸又红了几分,但抱着尚清华的手却丝毫不减力道,反而更紧了不少,把他拥在怀里,丝丝暖意便隔着衣物流向四肢百骸,继续给他输送热量,驱赶寒气。

很暖。

不光是体温,尚清华突然觉得自己脸上大概也烧起来了。

同漠北君一样,脸颊上通红一片。

最后,好不容易松开了怀抱,漠北君收回了手,背在身后继续走,脸上仍是淡淡的,可微翘的嘴角和轻微挑起的眉毛却暗示着他现在好的不得了的心情。

尚清华拍拍脸,莫名笑了起来,蹦蹦跳跳地跟在漠北君身后。

不需要再说什么,这样,就很好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恭喜玩家  本文读者  发现一条隐藏信息

请接在文章开头开场部分阅读


其实漠北君从一开始就在注意着尚清华。

漠北君看到了尚清华冷的瑟瑟发抖。

漠北君其实很想帮尚清华驱寒。

但……

这样下去,就藏不住自己的心意了吧。

明明那么喜欢,却不敢主动表露出来。

也怕万一他知道了会讨厌再走掉。

于是漠北君狠狠心继续往前走。

不能表露出来,一点点都不可以。

但身后尚清华吸鼻子的声音越来越大,听起来好像冷得很厉害。

漠北君愣了一下,余光偷偷瞄过去,却看见尚清华整个人包裹在衣服里,冷到发抖,鼻子还红红的。

一瞬间,漠北君就心软了,随即取而代之的是莫名的心疼。

这个家伙还真是……

于是漠北君决定等尚清华自己开口求助了就帮他御寒。

为什么不立刻就帮他?

因为就算很心疼也拉不下面子呗。

当然也是怕自己的心思被发现就是了。

于是漠北君走啊走,等啊等,就等尚清华说他冷了,好顺理成章地帮他。

但过了很久,尚清华都没说话。

就在漠北君忍不住了准备破天荒地主动跟他说话时,尚清华终于开口了。

漠北君心里一喜。

终于开窍了。

于是歪了一下头悄悄看着他等着他继续说。

但很快漠北君就又不高兴了。

因为平常总是叽叽喳喳的尚清华突然特别不自信,犹犹豫豫的,话说到一半便停住了,张了张嘴,最后却只摇着头说没什么。

看起来就像个没人喜欢的小孩,鼓起勇气跟别人要抱抱,却在半途失去了所有勇气,黯然地打算放弃。

看起来格外可怜。

漠北君瞬间不淡定了。

我是喜欢你的啊。

这种“算了我没人喜欢说了他也不会帮我还是算了吧”的表情……

漠北君表示心猛的揪了一下。

下一秒,身体就先脑袋一步做出了行动,伸出手,向尚清华伸去。

尚清华似乎下了一跳,下意识地用手护住头部。

漠北君楞了一下,随即反应了过来。

自己以前总是打尚清华,虽然很轻,但对尚清华来说还是蛮痛的,而这似乎已经成了习惯。

尚清华这么怕自己,也是因为这个吧。

轻轻叹了口气,漠北君很小心很小心地轻轻拽住了尚清华的一根手指,运功把寒意从他身体里赶走。

看着眼前人不可置信又突然明亮的眸子,漠北君突然觉得这样的尚清华耀眼得让自己移不开视线。

果然以后还是要温柔地对待他呐……

再然后?

在尚清华扑到漠北君怀里的时候,漠北君只有一个想法。

尚清华,你真的特别好。

我真的很喜欢你。

如果能永远这样,便再好不过了。

当然,最后事实证明。

也确实是永远这样了。

失踪人口回归,求关注求评论求小心心。

或许还会有后续,大概是英雄救美或者拉面梗什么的吧。

再然后?

没啦。

别忘了你自己所求何物

此刻正是启程之时

充实你的梦想  只有你才能实现

活下去吧  属于你的人生

绘者:邪王真眼